姜长云中长期促进农民增收的战略选择

                                人民视频推出原创人物纪实微访谈栏目《科学星图》,讲述中国科学家的故事。“人民英雄”张伯礼,“放风筝的人”首次火星探测任务测控系统总设计师李海涛,大脑探秘者魏坤琳,匠心世界的杜如虚和探索交互设计的徐迎庆。通过视频讲述他们光环背后的生活,倾听他们超前的科学理念。一个个张伯礼,李海涛······他们组成了中国科学的璀璨星空。全国政协常委、中化集团董事长兼中国化工集团董事长宁高宁。

                              (责编:梁秋坪、张雨)指导企业员工开展演练。  在海南岛东南180海里处的西沙群岛上,有一座年轻的城市——三沙市。这座城市地理位置特殊、职责使命特殊。自2017年2月成立以来,三沙市消防支队的队员们像海岛上蓬勃生长的抗风桐一样,用青春和热情守护着这片热土。

                                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在片中客串驻守反恐特勤队的高级警员,以小角色诠释大意义。片中邓炳强手持长枪戒备,观众若不留意,很难注意到原来是“港警一哥”亲自上阵。  郭嘉铨透露,邓炳强不仅身体力行支持警员的前线工作,也很支持宣传片的拍摄,爽快地答应了参加拍摄的安排。不过邓炳强不想再用处长的身份出现,希望扮演一小角色。

                            姜长云中长期促进农民增收的战略选择

                              按照中共十八大的要求,到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要在2010年基础上翻一番。 要实现这一奋斗目标,从2013年到2020年的八年间,按可比价格计算,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必须年均递增%以上,存在一定难度。 要实现这一奋斗目标,应该按照促进“四化”同步的方向,立足我国国情和发展阶段,有效组合若干支持措施。   (一)积极发挥新型城镇化的带动作用,拓展农民增收渠道  近年来,中央反复提出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

                            为此,要在利用前述城镇化积极效应的同时,积极推进城镇化的转型发展,通过新型城镇化更好地解决以下问题:    1.增强城镇特色和城市群内部不同城镇之间的有机联系,拓展城市带动农民就业增收的空间。   如果城镇化的发展,不能有效带动农民,特别是农业转移人口就业增收,这样的城镇化对扩大内需的潜力实际上是有限的。 要结合建立现代产业体系,通过大力发展服务业,促进三次产业融合发展,强化城市功能特色,提升城镇化发展质量,带动农民就业空间的开拓。

                            当前,许多学者提出,鉴于我国许多大城市存在交通拥堵等大城市病,推进城镇化发展应该以加强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作为重点。

                            我们认为,这种观点是值得商榷的,因为不同规模的城市都有其不同的城市病,当前我国大城市的发展虽然普遍存在交通拥堵等大城市病,但大城市提供的就业机会和发展空间往往是中小城市和小城镇无与伦比的。 况且,许多大城市存在交通拥堵等问题,与城市治理水平较低有密切关系。 解决这些问题,最根本的是要提升城市治理水平,而不是因噎废食,控制大城市发展。 我国多数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虽然不存在交通拥堵等大城市病,但致命的问题是缺乏就业和发展机会。

                            从国内外经验来看,以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为重点推进城镇化,很容易导致资源配置效率、甚至城镇化质量的下降。 许多发达国家的“逆城市化”是城市化发展到较高阶段后的产物,我国在总体上尚未进入这一阶段。 因此,在我国,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应该切实按照把城市群作为推进城市化主体形态的要求,坚持走集约、智能、绿色、低碳的新型城镇化道路,以大城市、特大城市为龙头,以区域中心城市为重点,着力增强城市功能特色和城市群内部不同城镇之间的分工协作、优势互补关系。

                              2.加快城乡房地产制度、教育制度和其他公共服务供给制度的改革创新,为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创造条件。   近年来,我国农民工向城市的转移,正在呈现从个人进城向举家进城、从流动就业到稳定就业的转变趋势。

                            如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1年我国农民工调查监测报告》,2011年我国外出农民工中,在21~30、31~40、40~50岁三个年龄段,从事现职五年以上者分别占%、%和%;举家外出农民工的增长,也明显快于住户中外出农民工的增长。 因此,解决农民工的住房、教育和其他公共服务问题,越来越成为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必须解决的迫切问题。

                            如果城市的高房价(包括高房租)长期居高不下,如果城市保障房建设长期惠及不到进城农民工,如果城市教育制度长期排斥农民工子女入学,那么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过程,很容易变成进一步剥夺农民、侵蚀农民增收能力的过程,很容易加剧农业转移人口生活环境的恶化、发展环境的边缘化,包括农民工住房的贫民窟化。

                            这样的城镇化不仅在持续带动农民增收方面存在很大局限,还容易加剧妨碍社会稳定和谐的隐患。

                              3.增强城镇化对农村产业发展和农民增收的带动能力,拓展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如结合城镇化规划布局的调整,统筹推进区域中心城市、县城和重点镇、新型农村社区、产业集聚区建设,在尊重农民意愿和加强农地用途管制的前提下,盘活农村建设用地,培育农村建设用地市场,促进农户宅基地和其他农村建设用地的集约利用、高效利用。

                            在维护农村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引导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参与新型农村社区建设、土地整理和复垦,据此按一定条件优先获得产业建设用地,也为开拓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和就业机会创造条件。

                            允许城镇规划区内属于农村集体的建设用地,直接进入城镇土地一级市场,通过转让、出租、入股等方式参与城镇土地开发,开拓农民的财产性收入来源。 在保护农民权益的前提下,深化征地补偿制度的改革,也有利于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2013年第五期)。

                            姜长云中长期促进农民增收的战略选择

                              “七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总体规模扩大、经济结构优化、区域合作加强、北京非首都功能有序疏解等,特别是在实现京津冀整体定位上取得了明显进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部长、研究员侯永志认为,这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踏上“再出发”的新起点。

                                春光明媚,记者来到巴彦淖尔市磴口县巴彦高勒镇城关村,刚刚走进草莓种植户马维国的温室大棚,一股清甜的香气扑鼻而来。抬眼望去,一颗颗红色的草莓颗粒饱满,吊挂在半空中的架子上。  看到记者一脸惊讶,马维国笑着解释说:“这是高架草莓。”  马维国一直在外地搞草莓种植指导,前几年才回到老家城关村。

                            姜长云中长期促进农民增收的战略选择